扬州法律网咨询热线:136-0527-8725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扬州律师网
您的位置:李红霞律师网>婚姻继承 > 正文

老人遭准女婿暴打致死 24根肋骨有48处骨折

来源:李红霞律师网  作者:扬州律师 时间:2016-12-05

        24根肋骨共有48处骨折,胸腔大量积血致血胸死亡!57岁的刘识平老人没有料到,他分了房子、拿了一万多元的退养金还没过上几天安稳日子,就开始遭受准女婿的肆意打骂,女儿的劝解只能换来变本加厉的暴力,今年6月3日,他在凶狠的拳脚下支撑不住倒下。亲属在处理后事时发现老人身上伤痕累累,愤然报警将凶手揪出,街坊邻居纷纷向警方提供证词,为老实厚道的老人鸣冤。本报6月5日A41版曾报道了这桩令人发指的暴行。近日,打死老人激起民愤的野蛮准女婿刘元霸被南京检方批准逮捕。

  老人突然死亡 亲属发现疑点

  6月3日早上6点,刘元霸喊刘识平起床吃早饭,连喊了几声却没有反应,于是给正在上夜班的女友刘红打电话说:你爸不行了,要不要送医院?刘红知道父亲前一段时间吃不下东西,也无法躺下睡觉,赶紧提出送医院。很快急救车来到刘家,医生发现老人的心跳停止了,身上还出现了尸斑,当即表示不用再送医院,刘元霸坚持要送。救护车把老人送到414医院后,心电图数值为零,做心肺复苏也没有反应,很快就宣布了临床死亡。

  亲属们听到老人去世的噩耗后,都感到突然,他们先后赶到医院料理后事,在给老人换衣服的时候,发现刘识平的身上有很多外伤,有的伤口已结痂,死因蹊跷,于是报警。

  准女婿上门来 老人噩梦开始

  刘识平老人的经历颇为坎坷,20多年前离了婚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他眼睛受工伤,在家退养,近年单位又发了12500元退养金。眼看女儿有份工作,自己也有收入,刘识平开始安度晚年,没想到刘元霸的出现打碎梦想。

  2005年5月,34岁的刘元霸从老家安徽滁洲来南京开车,他经常到刘红的店里买香烟,两人相识后谈起恋爱。这时单位给刘识平在城北分了间单室套,刘红谈了个把月恋爱后把刘元霸领进了家门。不大的新房子收拾好后,两个年轻人住进了卧室,刘识平则住在客厅。“漂”在南京的刘元霸找到了一位温柔的女友,未来的老丈人还将卧室让他们住,开始和老人相处得还不错,甚至不让老人做家务事。

  刘识平的12500元退养金是由妹妹陪着去单位领取的,后来妹夫向刘识平借了1万元应急。刘元霸闲聊时套出老人有这笔钱,催老人把钱要回来,妹夫分两次把钱还给刘识平。

  2006年,刘元霸开始找茬,不仅让刘识平洗碗做事,还无端打骂。无法忍受的刘识平于2006年8月4日来到居委会求助,称当天被刘元霸打了耳光。居委会干事到家里喊刘元霸去接受调查,刘元霸硬是把干事赶走,后来还去居委会大骂。民警赶到后教育了一个小时,刘元霸对打人事实既不承认也不否认,只是口头保证以后不再打了。回家后,刘元霸对刘识平下手更重,还对刘红说:喊民警有什么用,我不是照样回家了嘛。

  酒后频频施暴 家中到处留血迹

  面对耍流氓腔的刘元霸,刘识平害怕了。刘红眼看父亲被无端打骂,起先上前劝阻,然而她越劝解,刘元霸打得越起劲,连她也一并打骂,打得她不敢吱声,眼睁睁地看他对父亲施暴。柔弱的刘红提出要么分手,要么结婚好好过日子,刘元霸均不理睬。刘红事后痛苦地回忆,刘元霸频频向父亲施暴,尤其是酒后。开始是用手打,用鞋子刷父亲的头和嘴巴,父亲嘴里的血喷到客厅的墙上,刘元霸还让她把血迹擦干净。后来,他拿到什么就用什么打,扫帚、水拔子都成了他的凶器,水拔子打断了,用胶带粘起来后继续打,进而又用小凳子打砸,小凳子打散后,又用大板凳。案发后,警方在刘家客厅采集到暗红色的印迹,经DNA鉴定为刘识平的血迹,老人睡的席子、被套上也有血迹、血点。

  2007年6月,刘识平体检显示心肺正常,此后的一年里,他所遭受的暴力让人难以想像。这年秋天,前妻去帮女儿烧饭,因琐事被气跑了。刘元霸以为是刘识平赶走了她,没人给他烧饭了,于是把老人打了一顿,又带着刘识平父女去前妻那里,让老人跪在前妻面前并踢打老人。

  2008年5月,刘元霸用双膝压跪在老人的背上殴打,被刘识平的前妻恰巧看到。见前夫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捂着胸口不停地哼,前妻问怎么回事。刘识平悄悄告诉前妻是被刘元霸跪在背上打的,话还没说两句刘元霸走出卧室叫嚣:就是我打的能怎么样,我就是要像捏只蚂蚁一样搞死他。

  5月中旬,刘元霸对刘识平的折磨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。一天他在家吃饭喝酒,喊刘识平到他跟前,自己双腿并拢蹲下示范后,让老人照他的样子做。可怜刘识平被打得两腿蹲不下来,刘元霸就让他弯曲双腿坐在地上,然后不断站起再坐下,老人反复了几次实在吃不消,一头倒在了一旁的女儿身上。刘元霸大骂:哪儿不能倒,就知道往女儿身上靠。说着挥拳打老人的胸口,把刘识平打倒在地猛踢几脚后,双膝跪压在老人的背上,用手抽刷老人。这样打还不过瘾,他又把刘识平拎起来用膝盖顶住其胸口,最后拖进客厅,刘识平口吐像痰一样的黑色血块。

  第二天早上,刘红闻到父亲嘴里有一股怪味,就问父亲是不是没刷牙,刘识平说可能是内脏破了,味道是从肚子里冒出来的。打那天起,刘识平食欲很差,睡觉也不能躺下,只能靠在床上。

  生命垂危之际 仍遭殴打辱骂

  6月1日早上,刘元霸让刘识平起床刷牙,老人嘴里念叨着“刷牙、刷牙”,却怎么也爬不起来,结果又遭到刘元霸一顿打。当天是刘红的生日,刘红带着刘元霸去母亲那里吃饭,前妻见刘识平没有一道去很是纳闷,刘元霸大言不惭地说:我又刷了他。

  6月2日是刘识平去世前的最后时刻,这天刘红、刘元霸在外面吃了晚饭,回家时也给刘识平带了2两水饺。吃水饺时,老人不小心把一只饺子掉在了地上,刘元霸为此骂了20来分钟,周围邻居都听见他那恶毒的叫骂声。当夜12点,邻居们又听到刘元霸在辱骂老人。案发后一位邻居在接受调查时称,晚上经常听见刘元霸打骂老人。还亲眼看过刘识平被打得从家里爬出来,刘元霸追出来猛踢后,把老人拎回家关门接着打,老人直喊救命。

  案发后,嫌疑人刘元霸狡辩称,刘识平是自己跌的,但邻居纷纷出面作证,从没有见老人跌倒过,他们听到的、看到的,都是刘元霸疯狂的暴力。

  今年春节前的一天,刘家的大门没关,对面楼里的邻居看到刘识平在家抹地,刘元霸上前殴打他。老人去世前两个月,有邻居看到他开门把头伸出来,正巧刘元霸回来,他嘴里骂着“死进去”,揪住老人的头发把他拖回家。还有邻居作证,他们在院子里听到刘家屋子里传出打耳光声。

  曾两次离婚 嫌犯劣迹斑斑

  嫌疑人刘元霸,1971年出生,曾离婚两次。1999年6月,他和第二任妻子结婚后没几个月女方便提出离婚,称刘元霸对她不关心体贴,打骂她致其流产。女方两次提起诉讼,法院于2001年9月判二人离婚时,女方还怀有身孕,离婚后生下一男孩。刘元霸离婚后时常到前妻家闹事,掰断过前妻母亲的小拇指,还跪在丈母娘身上掐她的脖子。前妻无法忍受刘元霸的骚扰,无奈外出打工。

  2004年,刘元霸因为车辆碰擦敲诈勒索对方司机,被滁洲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。知情人透露,刘元霸在滁洲时经常酒后打架,是派出所的常客。【以上内容由扬州离婚律师整理发布】

分享到:

咨询方式

扬州律师

李红霞律师

136-0527-8725

23942869

在线咨询

添加微信

扫描添加微信
高杆灯| 电动执行器| 太阳能路灯厂家| 锂电池太阳能路灯| 洒水车厂家| 电动调节阀| 扬州网站建设|